河南22选5走势图表 > 都市小说 >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> 正文 THE888,莺花巷3
    “但是这不是凤栖楼,而是……莳花馆吧?!绷窒μ拍桥ㄗ毖弈ǖ睦橡背蹲派っ藕?,可这名字却跟钱有道刚才说的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“这凤栖楼在曼陀罗来了之后,便极力的捧她,而忽视了柳婉婉。此时,恰好一家莳花馆开业,将柳婉婉挖了过去。而今日,是这莳花馆开业庆的最后一日,放出了能和柳婉婉共度良宵的重头彩?!鼻械浪档?,语气中却有几分惋惜,“虽然说是共度良宵,可也真的做不了什么……毕竟尽管婉婉风头落了一筹,可还是个卖艺不卖身的?!?br />
    “莳花馆呐……”

    林夕喃喃道,然后望见了一遍的招牌,上面写着开业庆典的一系列活动。

    什么满十两酒水送十两酒水,还可免费听曲。

    什么老王来到这里,成功地治好了****。

    什么每日前一百人送头牌姑娘的香吻一枚。

    什么这里的姑娘才艺双馨,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完全是浓浓的一股现代商业促销的气息。

    上面就差写着跳楼大甩卖,放血大酬宾了。

    虽然金龙国和外界是有接触了,但林夕可不认为,他们连这些二十一世纪的词汇也能掌握。

    ——这莳花馆的老板是谁?

    ——万琳不可能是,她最近一直和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——难道是……苏恩吗?

    ——若是真的如此,这个莳花馆可就是值得探究探究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几人说话的功夫,台上就已经有不少的公子哥上去吟风朗月,摆弄诗词。

    但是诗词多是普普通通,平淡如水,有几人的诗词,甚至跟打油诗一般,内容污秽不堪。

    柳婉婉皱起了眉头,面纱下的红唇轻咬,葱白般的十指紧攥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落得这个地步了呢?

    都怪那个曼陀罗!

    若不是他……她也不会一怒之下同张妈闹翻,一时糊涂收了莳花馆给的钱财,给自己赎身,然后跳到这里。

    毕竟她能够在凤栖楼带上这么长时间,不被那些只看色肚子里也没半点墨水的公子哥赎走,也是多亏了张妈。

    柳婉婉尽管现在心中懊悔,但事情已成了事实,她也只有期盼着遇上个好人家,然后断了这该死的风尘生活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柳婉婉心中傲气不减,从不认为有谁配得上自己。

    若非要说,那必须也是要在檀郎榜上有名,而且还有才的人物吧。

    柳婉婉心中知道这不可能,那是那股骨子中傲气,却支撑着她的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美人美人美如月,眼如秋波撩心弦,呵气如兰香喷喷,一朝拥来做神仙?!?br />
    台上的一位公子哥轻浮地上下打量着柳婉婉,每一说一句,往前凑近一步,说到最后一句时候,已经来在了柳婉婉的身前,而身上一股恒久不散的酒臭味钻进了鼻子,柳婉婉故作羞态,往后撤了一点,掩住口鼻,心中对那曼陀罗的恨意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么一偏头,柳婉婉却注意到了那边正在说话的三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柳婉婉自然认得,是时而光顾莺花巷的钱家钱公子,是出了名的梁都三大纨绔之一。听说近几个月,接触到了来自化外之境的曲种,叫什么摇滚的,而对此十分感兴趣?;狗叛缘?,要做出属于金龙国自己的摇滚乐。

    至于这另外两人嘛……

    那最高的一人,短发劲装,深眼窝高鼻梁,一看便知,不是金龙国人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长的帅气,浑身散发着一股桀骜不驯的魅力,但是……

    因为曼陀罗的事情,柳婉婉现在对化外之人的印象差到了几点。

    可这最后一人……

    柳婉婉如今终于明白,那些男人看她容颜的时候,为何会露出那种迷醉的眼神。

    也终于明白,什么叫做,容貌在前,才艺在后。

    若是此人,哪怕说出像“呵气如兰香喷喷”这种狗屁不通的诗句,柳婉婉也觉得这是一首好诗了。

    将台上这位“香喷喷”送了下去,柳婉婉连忙老鸨,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台下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莳花馆,林夕想到了什么,看向罗,她似乎也是跟自己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林夕心想,逛勾栏是穿越必修课程,原以为自己可以免了,但没想到,兜兜转转,她还是要上这么一课。

    罗想了想,开口道,“哪里不适合你,我和钱兄去便可以了,你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林夕双目微瞪,眼神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——你敢!

    罗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“好……好吧。一同去,一同去?!?br />
    罗本身只是担忧林夕不适应那种地方,但却忘了,自己也不该去那种场合。

    钱有道微微震惊,坏笑着说道,“啧啧啧,没想到两位仁兄也是好花之人啊。但凭两位的模样,那些姑娘们还不得一个个免费的倒贴上来?!?br />
    林夕这才想起,自己还有这张吸引全场火力的倒霉脸蛋。

    但想想也是,林夕就凭这张脸,大户人家的姑娘都会倒贴,更别说是这里的姑娘。

    估计人家还要怀疑自己,怎么就想不开到这里来寻欢作乐呢?

    正当林夕犹豫着,从哪里找个笊篱把自己的脸蒙上,台上的老鸨便下花台,两旁人自觉开路,而老鸨一路直奔林夕而来。

    “诶呦,这位俊秀的公子哥,是不是初次来到这里,不好意思啦。不过既然来都来了,不如上台做一首诗词,参加一下活动可好。我们家的婉婉姑娘,可是婵娟榜上,鼎鼎有名的大美人儿呢?!?br />
    林夕半句话都还没说,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就被那鹰爪般的抓起了腕,一路就是往花台上拽。

    吃惊归吃惊,但她也敏锐地感受到了,这老鸨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,有一定功夫在身。

    这点正证实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林夕站在花台中央,花台之下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起哄,不如让这位小兄弟来当花魁算了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柳婉婉应该会因为这话而感到生气,但转头一看见那张脸,心中怒气全无,反而有着隐隐的期待。

    ——若此人还有才,便当真是她的如意郎君了。